400-812-5611 / 021-31006861

600多所本科院校转型为职业技术学院

网站首页    公司资讯    600多所本科院校转型为职业技术学院

  600多所本科院校转型为职业技术学院
  【慧聪教育装备网】不久前,一份“全国600多所本科院校转型为职业技术学院名单”广为流传,据称是源于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教育部副部长鲁昕的发言。6月底的国新办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葛道凯对这一消息进行了“修正”:转型的院校将以应用技术型大学为方向,并不是降格为高职,提出转型申请的目前有130多所。
  尽管涉及的高校在数字上有出入,但从葛道凯“转型的并非仅限于新建院校,而是从现有本科高校中划出一部分,推动他们面向应用型、技术型人才。转型的学校可以是新建学校,也可以是历史悠久的名校”的表述中不难看出,中国普通高校即将面临1999年扩招、新建以来的结构性调整,通识教育转向专业教育的探讨和探索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而由政府主导的大规模转型尚属首次,高校改革大幕即将开启。
    
  消化存量

  自2010年教育规划纲要颁布以来,教育部就开始筹划高等教育体制和结构改革,核心是改变以往单一的学术型或研究型办学模式,将高职、新建地方本科院校、独立学院纳入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对高等学校将实行分类管理。从近日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以及教育部等6部委印发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来看,今后高校将分为研究型高校、应用技术型高校、高等职业学校。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高校规模不断扩大,一大批新建学校诞生,中国高等教育进入了扩张式发展的阶段。相关数字显示,截至2013年底,我国普通本科高校879所,其中211大学112所(包括39所985高校),地方本科高校767所。在地方本科高校中,1999年以来新建的本科高校646所,1999年以前建立的普通本科高校131所。
  而与此最直观的对应就是就业率的错置。教育部2012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就业率排名显示,就业率排名第一的是985高校,第二位是高职院校,第三位是211大学,第四位是独立学院,地方普通高校垫底。占高校绝大多数的普通院校已无法为市场提供充分且成熟的人力资源。因此,本次高校转型改革,主要是解决普通院校,尤其是新建校的问题。他们的办学模式完全参照学术研究型大学,定位不明确,不少院校更热衷于学院升大学、专科变综合。改革即在于消化1999年以来扩招扩建带来的存量,地方院校既不能为有效缓解就业难的问题,在助推产业升级、地方经济增长方式转变方面亦没有过多建树。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经济和产业格局的重心重新回归实体经济,昔日的“制造大国”如何完成“低碳经济”和“绿色增长”的升级,也对人才培养模式的分层提出了现实需要。
  去年年初,教育部就开始着手转型的调研和论证。据鲁昕介绍,教育部组织了15个省份35所地方本科高校及研究机构,系统研究欧洲实体经济、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和应用技术大学的发展,开展了以1999年新建本科高校为重点的地方高校转型发展课题研究。
  2013年底,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发布了《地方本科院校转型发展研究报告》,课题组的负责人孙诚表示,欧洲的应用型大学给中国的新建本科学校转型提供了很好示范。特别是面对金融危机的冲击,瑞士、德国等实体经济发达的国家都保持了强有力的国际竞争力和强劲的复苏能力。其中,“德国模式”被相关研究者更多关注。报告显示,从1993年到2012年,德国应用技术大学的数量从125所增加到214所,远高于其他类型高校的增幅。2013年,德国应用技术大学在校生约占德国高校在校生总数的1/3。学制3年,学生毕业时获得学士学位,并取得专业技能证书。应用技术型大学有近一半的教师属于“双师型”,他们既在学校教书,同时也是企业中的高级工程师。
  显而易见,由政府部门推动的高校转型改革,将以欧洲应用技术大学为蓝本。在未来的高等教育格局中,大部分的高校专门承担高级技能型人才的产出功能,而少部分的高校则继续保持或者说回归到精英化教育的学术路线,将各自的定位清晰化。继2009年研究生教育开始区分为“学术型”和“专业学位型”、2014年3月教育部表示新的高考改革方案将以技术技能人才高考和目前的学术型人才高考相区别之后,高校的分类也被正式纳入改革范围。
  而对于地方政府和地方高校来说,是不是积极转型、转型的动力有多大,恐怕自有一番得失计算。
  地方的“盘算”
  按照教育部的说法,上海、山东、江苏、天津等地的教育主管部门已经发出了地方本科高校整体转向应用技术型的要求。其实,早已释放出积极信号的并非仅限于这几个地方。
  教育部正式发布消息以前,“本科阶段转型一批高校”就已经被列入河北省2014年教育工作的重点,河北教育部门还表示愿意在全国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河北省共有两所211大学、42所二本院校、20所三本院校、74所高职专科学校。这一高等教育的基本盘似乎被地方政府寄予了厚望。去年底国务院提出了5年压缩8000万吨产能计划,其中的6000万吨就落在了钢铁第一大省河北。日前公布的27省份上半年GDP增速排名中,河北省以5.8%垫底。因此,产业转型的压力对河北尤甚。
  对此,河北科技大学电子商务系系主任高文海感受颇深。河北科技大学是河北初步选定的此次转型试点学校。现在学校已经放假,高文海和几个学生志愿者仍得守在办公室,筹备石家庄市电子商务协会成立大会。去年参加电子商务大赛时,高文海发现,南方的很多高校在电商领域已经做得相当成熟,于是就有了联合河北几个高校创办协会的想法,他与商务局接洽时,对方也正有此意,一拍即合。电子商务系便成了发起单位和协会秘书处的所在。
  “现在的政策环境对我们是一个机会,首先是传统的企业要转型,其次河北省调结构的压力非常大,省里也拨了很多资金发展电商,但是存在重复建设的问题,这些行业将来必然要重新洗牌。对高校来说,就要抓住这个机会培养应用型的人才。”高文海说,企业现在非常缺这方面的人才。他接触的大量企业总会问有没有好学生。
  经济转型促生了庞大的市场需求,但是在高校的学科建设中,像电子商务这样的专业却始终摆脱不了边缘位置。从2002年设系伊始,高文海便把这一专业定位为应用型,在河北科技大学这样一所工科背景的院校争取立足之地。
  “2005年以前,我们的教学都是用模拟软件,在一个封闭的环境里模拟购物平台,那时候电商也不是很多,找实习和项目的机会都不多。”高文海说,淘宝兴起之后,教学开始从模拟转向实操,系里鼓励学生网上开店。不过,都是局限在少数人范围内。此后,电商的大发展也带动了高校对创业的重视,例如,浙江的义乌商学院鼓励学生网上开店创业,达到一定交易额就可以免学分。高文海说,学校这时候开始重视,在新校区给了一块地方专门承接项目,也申报了河北省的专业综合改革。
尽管如此,他所坚持的职业教育和创业教育仍然要面临低端化的偏见。
  高校的应用型探索只愿意在现有的框架下以微调的方式进行。在现有的评价体系下,高校能表现出的魄力仅仅局限于个别专业应用化拉动的就业率,在过去的10年中,他们费了很大劲才从学院转为大学,二、三本升为一本,自然不愿意看到重回原点的“转型”。
  “据我了解,科大虽然是试点,但是将来应用型的转型可能只涉及本三,也就是独立学院,本一和本二还是要向学术型发展。”高文海说。
  河北科技大学被省教育厅“钦点”为首个试验者,但实际上,校方的态度并不像教育主管部门那样热情。一位不愿具名的河北省高校机关党委书记说,科大实际上并不愿意当试点。学校会担心转型带来的称谓变化使学校降格,从培养本科生变成培养高职生。“省教育厅原来也想把石家庄铁道职业技术学院和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两所学校合并成一个应用型大学,但遭到了反对。校领导肯定有积极性,合并之后变成本科,领导就是正厅级了,但是对大量的中层干部并没有好处。而且,还有很多现实问题,教职工的生活圈子和交通都要跟着动。”据这名人士透露,由于其中一所学校的书记强烈反对,教育厅就把他调离了,不过仍然没有合并成功。“没有高校校长的支持,教育主管部门要推动转型是很难的,毕竟,高校校长由组织部门管,教育部门拿他们也没办法。”他说。
  各个学校都有自己的盘算,教育部门面临的阻力可以想见。河北省多名高校受访者均表示,除非国家有明确的文件和配套措施出台,否则高校只会求稳,对于转型没有多少动力。一些积极要求转型的地方也对政策拿捏不准,只能等《关于引导地方本科高校转型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后,再定具体方案。
  各方担心
  对于普通高校来说,走介于学术型和应用型的中间道路是更符合眼前利益的选择。给自己留出一定的挪腾空间,可进可退。尽管很多地方院校名义上早就将自己定位为应用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并非走高端路线,但是缩小为一个小概念显然要受到制约。
  “我们学校应该不存在转型的问题,我们培养的学生都是面向铁路建设一线的。这么多年来可以说一直是‘两条腿’走路,在学术建设方面也取得了很大成绩。”石家庄铁道大学宣传部部长张学军说。这所学校2010年才由学院更名为大学,在10所铁道行业大学中,偏重基础修建技术。据该校宣传部副部长赵彦斌介绍,未来应该不会修改招生计划或者培养方案。“我们一直以来就是按照应用型培养的,但是如果一下子让我们定位,按照应用型大学办,我们的基础理论和学术研究正在向上发展,那还走不走了?”他说,学校今年3000多名毕业中,有900多名签了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系统,取代以往的主要去向中国铁建(601186,股吧)和中国中铁(601390,股吧),成为学生就业的“大户”。中国正处在高铁大发展、并且向海外拓展市场的时期,像石家庄铁道大学这样的高校自然不会面临严峻的就业压力,只要城镇化的进程仍保持高速发展,维持现状就能巩固自身在高校格局中的优势。
  “如果在我们这种学校强推,发展肯定会受到限制,而且应用技术型大学的内涵是什么,应不应该包涵高端的理论研究都应该探讨。按照我的理解,转型应该是职业教育本科化吧。”张学军有点不确定地说。
  “职业教育本科化”,这当然是职业技术院校、独立学院和民办学校更愿意看到的转型导向。最近几个月,各地纷纷传出这几类学校升格的“捷报”。4月,重庆市6所市属学院成立联盟,确定转型为应用技术型大学;5月,华中科技大学文华学院和武汉长江商学院相继宣布独立、改名。不久后,武汉又有3所民办校加入转型规划;6月,山西兴华职业学院转为山西应用科技学院,成为山西省首所应用技术型本科高校。
  继2000年前后掀起的“专升本”浪潮后,地方院校将面临重新定位的“二次转型”,如果“转型”异化为职业技术学院、独立学院以及民办高校的投机式“狂欢”,高等教育将不可避免地重走注水式发展的老路。高校大调整由政府主导还是将办学自主权交给学校,需要一场更大的改革。

2014年10月15日 15:20
浏览量:0